或可移步

10月 31st, 2008

因为精力的原因,做不得那么多同步更新,这里荒芜很久了。

疑虑而不知情的同学们,或可移步http://inking.fishhappy.com. 算是老巢了:P

http://www.newsmth.net/pc/index.php?id=inking 的旧版还会继续更新,但是也许没那么及时。

当然,我依然在水木。


北京·九月·奥林匹克

09月 23rd, 2008

都是假的,图是王道。

九月十五日晚  女子轮椅篮球半决赛、决赛

人人都摆的造型,必须地!

轮椅篮球很好看,有同时看冰球的感觉。

九月十六日  整天  鸟巢 田径

导游样儿~

囧丫儿~

人民群众~~~请注意画面里的帽子。。。以及鞋!

歪脖自拍,我容易嘛我。居然找不到一个人跷班陪我看比赛,只好一个人看两场,从白天到黑夜……

话说傍晚雷电交加,大雨滂沱,但是同学们狂破纪录……不知道是怎么想的。而且,我坐在第一排。

水火交融兮,管不着!

雨过天黑,灯火通明。

巢·树·灯

据说这个叫棉花糖。

蓝的,蓝的!

话说只有配上盘古大观,才构成一冢一碑的和谐。。。媪言无忌,阿弥陀佛。

最后附上一只搞笑的:

嗨,巢哥,借个火儿~~~

多么赞的创意,可惜就这么让路人甲给我拍糊了:(   40秒后就有位博士怪叔叔搭讪,要是早出现点儿,也不至于啊……


补记

09月 23rd, 2008

双鱼座真是太纠结了,殊不能忍。

有的时候,我会想,去巴黎这件事,即便相对于其似乎人人尽知的益处,对我而言的代价是不是依然已经大到难以承受。

在家的时候补习了《赤壁》、《血钻》、《天使爱美丽》、《生化危机》1、2以及《伯恩的身份》。

《赤壁》虽然台词果然雷人,但是你把其置换成英文,忘掉当是时的历史背景,想象自己坐在米国或者欧洲的电影院了,无疑是非常好莱坞式精彩的大片。我呼尔嘿呦一二三,得到了它。

俺一直在尘埃里默默中意张震来着,没敢告诉丢老师。

关于我竟然已经去过塞拉利昂然而没看过《血钻》这件事,巴黎同学纷纷表示坚决不能容忍。PPS素几有品位,给机会毫无阻碍地高清影院了之,黑白男主角都很赞。故事已经较比深刻了,所以个人英雄主义的滥觞亦在容忍范围内。

搞弯了一脑袋头发后,彻底没得搞了。我沮丧地发现,此时此刻,爆花脑袋加上所谓的“气质”,已经使俺彻头彻尾沦为满大街的“白领丽人”之一,我那一颗淳朴倔强活蹦乱跳视时尚如敝履的村妞小心肝,躲在昏暗的角落里默默流泪,就连熊老师说我化身七十年代饥渴少男万人迷的女特务形象也不能些微安慰。

理论经验告诉我:如果你已经默默喜欢一个人十年,直到这件事已经淡化为生活的背景,那么你就这样继续低调下去好了。毕竟可以使你在以后若干个不如意的场合里有所念想:如果当初和谁谁在一起,就一定不会如此。

——始终保持一个虚幻而硕大的台阶,是乐观主义者得以终老此生的法宝。


看张

09月 5th, 2008

前天翻出来的一摞书,今天才开始看。以前《张看》是厕上读物很久,这次改在枕边,有些碎碎念的唏嘘。现今当还在死乞白赖当女文青的人,很少有人没有饮啜过张前辈的乳汁,甚至就算有没直接嘬过,也大抵逃脱不了这耳濡目染天网恢恢的路数,只不过总是等而下之,神散而形聚。

晚上很困地去了丢老师家。有新的投影仪,于是在“前排”得以把脚也摆上沙发地看了饮恨良久的《功夫熊猫》——在我的脚摆上沙发的那一刹那,我的小宇宙生出振聋发聩的漩涡:我不想回巴黎,我想赖在北京!

对于我这么一个小心翼翼的同学来说,能够用来要求陪我再看已然看过的电影的同学非常之少,甚至情人亦不大会有,但幸好世界上有dvdv。

再看胡兰成写与张爱玲的相识,明知有百般粉饰依然还是觉得惊心动魄。想起我的毕业论文文献,水田宗子说,男女相爱要冒着将彼此的尊严托付给对方的危险;想起sex and the city,男女相爱还要冒着发现以及被发现各自同样放屁、剔牙或者挖鼻孔之类的危险;想起林林种种形形色色的戏剧生活和msn上简约的概括,男女相爱还要冒着冷若冰霜才觉得艳若桃李的“滴滴贱”心理的危险……嗄呀呀,男女相爱实在是一件堪比月经的伟大而麻烦的事情。。。

但是学到一个牛词:叫做“天然妙目,正大仙容”。

nnd,多么体贴又灿烂。又但是如果张爱玲的脸也算“好大”,那我的恐怕要更上一层楼,叫做正大综艺。

无良才子也是辛苦的,只不过是嫌不够美罢了,也要这样的累。

关于原始熊和社会熊的区别,我在半梦半醒间口占绝句,一定要记录下来:

以前你的理想是作一个drifter,现在你的理想是作一个speaker;
以前你期待被无目的性支配,现在你希望约束和支配无目的性;
以前你觉得光阴本应挥霍,现在你觉得时不我待;
以前你羡慕心灵自由不受外力束缚的人,现在你羡慕内心强大可以执导他人的人。

转变之树常青,而总结是灰色的。

在家门口我离开北京旋即开了西直门分店的日昌吃饭,占着已经来过一次的便宜,指着传统贴在墙上的菜牌问我娘:“你看那个写着‘樟茶鸭旧’的,是个什么菜。”娘拧着眉头看了半天,想说什么又厚道地摇了摇头。我揽着伊的肩嘿嘿一乐,“其实那是 樟茶鸭 18”。于是娘露出无机物堵过的半颗虎牙,又用手捂着嘴笑得前仰后合。我很开心地看着,希望我老的时候也可以像我娘一样这么天真烂漫。

唏嘘罢,独倚烂床头。突然一只蚊子嗡嗡飞抵。说是迟那时快,手起书落,便成就了那墙上众多“红玫瑰”中的一滴。这样俗烂而强壮的生活中的小反讽和小滑稽,我想张前辈必不以自己文字载体的这般用途为忤,或许也便正是满席虱子当中不多的一丝华丽锦缎。


Everything has a beginning

09月 5th, 2008

has an end. 

这一夜我睡不着的时候,蹲在书架前找书。

说起来我不算好大喜功的人了,因为这满架上,除了英语和法语学习的书,竟然几乎都是我看过的。
当然也有一些可以谅解的例外,比如一本出版于1960年的极破但是极轻且线装版的《Numerical properties of Functions of More than one independent variable》。这是2001年的夏天,在以冬菜包子著称的学一门口,摆地摊儿进行毕业清仓的Fang送给我的,扉页上写着“inking斑竹留念”。这是某貌似很牛的学术刊物合订本的第86卷,677-874页。一本书从677页开始,显然是一件很牛的事情,我想,这完全可以用于在未来激励我儿子去读汴大物理系。

我蹲了很久,从《茨威格文集》逡巡到《现代汉语辞典》,最后抽出了一本《张看》,想了想,考虑到已经是夜里两点,又拿了《拯救与逍遥》——装大尾巴狼可以催眠,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其实,我最开始想写的,只有这题目与第一句话。但是我是一个对读者负责的话痨。所以我又写了如此之多。

现在,我已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

请注视着题目,然后发现它变成一根水泥圆柱。你在我狭小的地下室里,脚步声响彻整个房间。你站在踮脚才能仰望的玻璃窗前,忽然分裂成两半。毫不知情的是你,保守秘密的是我。我转身开始向外走去,每走一步,你就衰老一年。

我会一直走下去。


同居十年

09月 5th, 2008

 

在雷声轰隆的回家路上,我突然意识到,这个夏天,是我和我的美女们真正相遇的第十个年头。

十年前的这个时间里,我们拖着各自的行李,陆陆续续搬进那个有着严厉楼长和巨大车棚的建筑物一层顶端的小小套房。从此后,无数个八月,空气里都弥漫着同样湿热和氤氲的气息,那个放下窗帘就显得无比幽暗的狭小空间,总蒸腾一些隐约的力量和香,酝酿并记载着我们共同的青涩、骄傲、甜蜜和伤痕。

我们从这个从夏天记忆开始的屋宇走出,踏上似乎迥然不同的人生轨迹,但是当路路伴随她经典的左顾右盼推开KFC的门,当纤细如其名的竹子婷袅地向我们走来,当黄梨那个永远也无法和东北话有任何交集的嗓音在耳畔响起,我再一次深深感到被打败,我愿时间永远停留在这一刻,或者以前那些我们在一起的时刻,不必长大,不能分别,不可老去。

我们谈论我们靠谱或者不靠谱的生活,以及确定不靠谱的灵魂;我们臧否那些爱或者不爱我们的男人,以及曾经经历过的情感;我们幻想我们现实或者不现实的未来,以及已然共同见证的清脆岁月。

我们促狭着,鼓励着,牵绊着,从女文青向女文中一路向前,谈笑风生、甘美惆怅、死不悔改。

2008年8月26日墨迹归国小聚,史无前例最少之3人版。当然,除了确定已知的我们的友情外,所有的八卦主题依然围绕下一个该谁结婚以及历史与现实中的男欢女爱。

为未能肉体参与者记录下如下论定定理:
*************观看以下内容请坐好,严防不小心被雷倒分隔线*******************

1、永恒25岁之定理

“我好想谈恋爱,我不是说我靠谱了,我是说,我很想要谈情说爱的那种感觉”——与花草之一刚刚确定“一刀两断”一个月的某猪;
“我发现我从21岁到28岁,都在,或可能在和25岁的男人谈情说爱,所以说,男人一旦到了25岁,就可以拿来恋爱了。我们一年年老去,但是一茬茬的男人成长为25岁。。。所以,到80岁时候依然可以和25岁的男人恋爱!”——以女权主义观点著称多年的某猪。
“谈吧谈吧,快谈吧。而且你们以后将发现,每一个你们怀孕之前的日子都是那么那么的珍贵!!!”——肩负着为九秀山庄培养第一个本土下一代重任的某猪。

结论:“我们永远可以和25岁的男人恋爱。”这个定理非常之鼓舞人心。

2、了解与纵容定理

“有瓜葛的男人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了解但是不纵容我的,一类是不了解但是纵容我的;唯一一个既了解我又纵容我的,已然错过了~~你们怎么选?”——时时刻刻不忘理论总结的某逻辑猪;

“那还是不了解但是纵容的吧。”——想到其实还有一种“不了解又不纵容”可怕可能的某现实猪;
“我还是会选了解的吧。因为其实不了解但是愿意纵容我的人还是颇有一些的。而其实有一个又了解又纵容我的,但是我无法喜欢上他,只能当闺密一样的朋友。”——一下就接受了该诡辩逻辑并认真思索的某理想猪。

结论:“了解我们的人不纵容我们;纵容我们的人不了解我们,而又了解又纵容我们的人会因为各种主观客观原因不可在一起。”这个定理非常令人沮丧,但是黄梨例外。

3、灵魂伴侣不在乎定理

“我好想找个人谈恋爱(一?貌似前面已经说过了呀)”——当然还是那只猪。

“这个不难啊,找个人谈谈情,跳跳舞,没什么啊。你不要非认准了下一个就是soulmate嘛,灵魂伴侣哪那么好找”。——当然还是那另只猪。

“我也知道,但是真的可以吗?”——实践中被各种不委琐但很囧男崩溃到的那只猪。

“可以可以。要知道,真的灵魂伴侣,对这些根本不在乎。”——不吹牛会死掉的某信口开河猪。

“真的吗?原来是这样的吗?灵魂伴侣真的不在乎?!”——那只猪again。

“对啊。而且,灵魂伴侣会不会出现是不以这些为转移的。不是说你现在不谈情跳舞灵魂伴侣就必将降临~~”
——值得严重感谢使理论臻于完美的智商不因与小baby分享就有所降低的某猪。

结论:灵魂伴侣不在乎。意思是,如果其出现,当然说明其不在乎;如果其在乎,他当然不会出现。因此在可感知范围内,灵魂伴侣不在乎。证毕!

这个定理非常强大无敌,但情商低于120的女生小读者请在男朋友指导下谨慎使用。

********************可以orz,请orz分隔线***********************

十年前,我们在小心翼翼的揣测中慢慢接近,在无数夜晚的长谈中敞开心扉,在一次又一次流产的各种集体创作中为各自的角色盖棺定论。她们是我认为自己有成长为一个les潜质的催化剂;她们是在我与她们分别后无法真的成为一个les的绊脚石;她们是我愿意屈下膝盖、低下头颅,千金买其一笑的稀世珍宝;是我在同居十年以后丝毫不痒而夜夜思念可以重蹈覆辙的萝莉们~~~谨以此记。


出发前的45小时

08月 21st, 2008

在还有不到45小时就要出发回国的此时,我发现想要打扫干净我家那个硕大的耗电无比勇猛的冰箱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我把上次叶公好龙买的1kg重的需要烤一小时的千层饼塞进了烤箱,同时又动手煎了一个鸡蛋,切好了两天前的三文鱼,用西红柿和挑挑拣拣没烂掉的青菜叶拌了个袖珍沙拉,然后微波了72小时历史的几片打包肉片。在洗衣机轰隆作响的声音里,烤箱还没烘到一半,我已然饱掉了。

把过了保质期一周以上的诸位食材惋惜地倒掉,但是还有半瓶白葡萄酒、大半盒榛子冰淇淋、两根胡萝卜、一串葡萄、N个蟹肉棒、半根德国香肠、三只鸡蛋、四瓶牛奶、一簇白蘑菇以及两盒鸡翅。

此情何堪。。。

我很想念北京,想念我熟悉的街道、熟悉的朋友和话题,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点也不兴奋。大概是因为,我很累,很困,而且我知道,自己总还是要一个人再回来。

SHARETHIS.addEntry({ title: “出发前的45小时”, url: “http://inking.fishhappy.com/2008/08/21/1011/” });ShareThis

No tag for this post.

Related posts

  • No related posts.

永久链接 评论(6)

<!– –>

some scenes of Africa(2) - West Africa

08月 21, 2008 at 10:25 am · Filed under 墨浸巴黎 · 52点墨 · 编辑

上面这张照片摄于科特迪瓦首都阿比让的主干道公路上。科特迪瓦是个基础设施相当不错的国家,如果不是十年内战,西非巴黎之称也不算浪得虚名。此时正值百废待兴时期,是我比较看好的一个非洲国家。

这毯子不错。

“泻湖”,海水倒灌形成的水域,再一堤之隔,就是大西洋了。水的颜色是纯植物落叶染就,不是污染哦:P

这样。

大西洋海浪湍急,不适合游泳,有热爱冲浪的可以一试。

威猛的某同学在杀椰子。

所谓高科技开发区路边的集市。

令人头疼的道路设施。。。

*************************上面是科特迪瓦,下面是塞拉利昂分界线***********************

塞拉是旅途梦魇国家,海陆空全线经历,从机场到旅馆要花5小时以上,前提是你人品充沛一切顺利。经济状况和基础设施远逊于科特。

塞拉利昂最牛的酒店是由中国某企业经营着,基本相当于国内设施较好的招待所。从阳台看出去……

其实可写的很多,但是时间有限,先上图。马上回国休假,见面我们再叙:P


some scenes of Africa(1)—Casablanca

08月 13th, 2008

在过去的一年时间里,因为工作的关系,我去过了5个非洲国家:摩洛哥、突尼斯、尼日利亚、科特迪瓦和塞拉利昂。很久以前我就想写写我作为一个为非洲和我国人民的福祉事业贡献一小丢丢力量的同学对这片神奇大陆的感觉,但是因为我忙于为这宏大的事业无休止地贡献时间和精力,所以即便是现在,除了几张大部分坐在越野车里拍的照片,我依然无法讲述太多。只是这些时日来,我从身边的许多人以及自己内心深处的不自觉的想法中,依然深深感到:对于平等和尊重的自省,我们还任重道远。

首先补遗的是卡萨布兰卡。

由于一部电影及其美妙的主题曲,其实还有这个城市名字清脆元音本身的韵味,它很容易在想象中被镀上朦胧而诱人的北非“叠影”。但是对我而言,要在半年之后才能对最初的失望释怀,然后在这一集照片中,尽量将其表现得美好。

Casablanca,直译就是“白色的房子”的意思。满城的确如此,但是想找到一块没有布满锅盖和天线的白色屋顶实在是艰难的任务。这个市中心的豪宅,我已经尽力而为。

默罕默德广场上的可爱小朋友。实际上,如果你把默罕默德这四个字一点也不牵强地发成“xxx的”(xxx是我的名字),将发现差不多这个国家的一切都将为我所有。。。

同一广场上的酷人——请猜猜他的职业。

从原始工序开始展示的——大排档。

极简主义的烤羊排。又鄙陋又美味。

*************************哈桑二世清真寺分割线**************************

再次强调,如果你带着《北非谍影》的想象去卡萨,你一定会无比失望,会面对这个城市拥挤的人流和肮脏的市容瞠目结舌。但是渺茫的机会下,如果你是个穆斯林,那么这座城市的确可以引以为傲的哈桑二世清真寺,是你不能错过的;而如果你没有任何宗教情怀,那么行走其间,则难免会生出一丝自卑——这个世界上,几乎所有最牛拜的事情都是因为信仰而来的。

“哈桑二世大清真寺是世界著名的清真大寺,由摩洛哥国王哈桑二世提议修建的,是世界上第三大清真寺以及现代化程度最高的一个。她具有世界最高的210米宣礼塔,占地96万8774尺,有三分之二的面积是位于蔚蓝的大西洋上。

法国著名建筑设计师米歇尔·潘索承担了工程的设计任务,并于1987 年8月11 日破土动工兴建。经过3.5 万名劳工和技术人员的日夜修建,历时6年最终完成,总投资达5.4 亿美元。

哈桑二世大清真寺通体采用白色大理石砌成,绿色的琉璃瓦和形状各异的铜饰品镶嵌其间,给庄重的清真寺平添了几分生机。寺内则又是另一番景象:五颜六色的大理石和马赛克,在四面墙壁上镶出阿拉伯人喜爱的几何图形。大厅内铺着红地毯,拐角处巧妙地摆放着一些精品饰物,在高达20 米的巨型水晶吊灯的照耀下,更显得整个寺院富丽堂皇。再加上22 扇铜制大门像肃立的卫士,散布在寺院内的1000 个大小不一的喷泉似一群婀娜多姿的宫女,使进入哈桑二世大清真寺的信徒仿佛置身于华丽的王宫之中。

哈桑二世大清真寺总占地面积9 公顷。寺区面积为2 公顷,长200 米、宽100 米、高60 米,共分4 层。底下两层面积近2 万平方米,是男人小净和祈祷的场所;中间一层面积为3550 平方米,专供妇女祷告之用;最上面一层是活动屋顶,只要按动电钮,寺顶就会在几分钟内自动开启,阳光便直射寺内。宣礼塔可通过楼梯或电梯直达其上,塔尖还装有激光设备,夜间设备打开后,35 公里长的耀眼光束为穆斯林直指伊斯兰圣城麦加的方向。

寺内还设有会议和演讲厅、博物馆、面积为4000 平方米的古兰经学院、可同时停放1100 辆车的地下车库,以及世界上最大的伊斯兰图书馆等附属建筑。其中,图书馆里珍藏有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赠给哈桑二世清真寺的一本1000 多年的《古兰经》真本。”

外寺不决问google到此结束,下面上图。


第十夜

08月 12th, 2008

昨夜听我倾诉心事的那颗星星不见了。并不是因为云朵的遮蔽,或者被月光吞噬——那些更耀眼或是黯淡的,都在循规蹈矩的明灭着,等待季节轮转帮助拂去那些微渺而脆弱的仰望。而只有她,在一个炎热而昏聩的白昼,带着我深夜里可笑的踌躇,独自悄然无声地离迁,或者溃散。

经过漫长的不知所措,我最终听到胸膛里顿悟的疼痛:是的,是因为在如此遥远的距离中,即使最为微小的回应,也必须由这样决绝的方式才能完成。

如同我,用消失证明曾经知道;又如同传说,赶在几万光年以前。


亲爱的们,关于你们走后的第二个周末

08月 6th, 2008

 

谨以此篇自恋炫耀贴献给Movieworm、maomy,也献给九秀山庄、土白菜帮,我曾经的花花草草(当然是其中偷偷摸摸或光明正大来看我的blog的)、我的爸爸妈妈(虽然他们不知道这个网址但是我会存成word发给他们)等等所有期待看到我到开心的,又聪明又高兴的人们。

本来周六的计划是加班,周日的计划是与悠姑娘及其老公看展览。但是周五下班前同事一句劝导改变我周末的整个轨迹——她说,周六才不要加班吧,打折最后一天哪!

于是,我睡到自然醒后,打算无伤大雅地先周边小逛一下,然后再去与堆积如山的公文档案抵命不迟。

再然后,在我家大门左拐15米的Plaza里,我与巴黎真维斯H&M不期而遇,而其中有一架,令人难以置信地标注着:所有红色原标的商品,统统1欧元(关于价格,我本来想贴个图有奖竞猜下的,结果因为没时间写长文而有时间灌水发图xb,所以已经自曝了七七八八了,只好在此直抒胸臆)。。。而尤为令人热泪盈眶的,是居然还有36以及34码~~

七件!两条同款一黑一紫的花色短裙,一件墨绿色麻制五分袖衬衫,一件黄色ol款修身衬衫,一件橙色斜肩蓬蓬上衣,一件棕色紧身棉毛衫,一件深绿色纯棉弹力衫。分别来自中国、巴西、土耳其……简直就是新兴国家E7协调并听证会。我在和我一起翻翻拣拣的大妈们嫉妒的目光里骄傲地去付款,心里恨恨地想,就当是替祖国血汗工厂的兄弟姐妹们从产业链末端小小报复一下好了……部分如图所示。

此外,还有0.5欧元的太阳镜,统统made in China,比国内几十块的地摊货好多了… 果然是地球上最大的暴利行业之一啊~~

HM出来,发现这个袖珍Plaza(一共两层,十几个店)的负一层竟然有个得来全不费工夫的大型超市,尤其是各类食品生鲜酒类,极大丰富。新鲜的、放在冰上(很重要!)的三文鱼,3.5欧一人份(个头比我们那天买的三个人吃的略小一点),金枪鱼1.8欧一人份~~~想念鱼生野餐,而且上次未雨绸缪地搜罗了单位叫日式外卖剩下的附送调料小包,于是兴高采烈地买了两份金枪鱼(完全吃不出和三文鱼的区别啊),超帅的鱼生小弟帮我挑了两砣最大的,专用袋封好;又抄了一盒pizza,四瓶mw买过的creme甜点,结账时小问了一下居然果然可以用饭票!于是我投桃报李很环保地没有使用塑料袋,而将塞其在HM的包装里,一脸没城府的美滋滋上了楼来。

住宅闹中取静的好处之一,就是你购完物嫌沉可以花1分钟将其送回家里,然后再接着逛。

在我想起我应该去加班了的同时,这一季关于鞋子采购计划尚未完成的沮丧再次袭上心头,我决定先解决困扰比较大的那一个。于是杀往地铁必经之路的SanMarina,这家的鞋质量很般般,但款式还不错,最主要是价格便宜量又足,我来回进出了N次,眼睁睁看着两双曾经心仪的没了号码,再不能错过备选的二双。“3折呀,一共才40欧,你一个住着腐败公寓女的蔷薇鬼还犹豫什么!”在内心深处的鄙视下,我大义凛然地走向了付款台——这大概是全场为数不多的“-70%”里最后的两双37码了。。。

拎着两双鞋子,一袋奶油面包,我在地铁与家的对立方向左右踌躇,然后刚正的胃适时地冒出来进行了决断。。。

所以,我怀着对M&M的无比思念,局部地、表面化地、形似而神再说地还原了他们在这里时那个周末的餐桌(值得骄傲地补充,鱼生味道极端正)。而在后来我把它ps成好像一幅油画的时候,因为他们带给我的饱满欢乐的余音喵喵,而使我竟不觉得一个人在这样的场景中是矫情或者落寞的,以至于居然一鼓作气把盘子全部刷完~~

当然,在这一天貌似接近尾声的时候,22点,我到达了办公室,并在没有空调而高级打印机牛鸣一样散热的空间里,和无数A4纸艰苦奋战了3个小时。并且,这一状态延续到了周日的23:50….


登录 | 访问数810093 | 水木BLOG | 水木社区 | 关于我们 | Blog论坛 | 法律声明 | 隐私权保护 | 京ICP证050249号
水木社区Blog系统是基于KBS系统WordPress MU架构的